<code id='5fyok'><strong id='5fyok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5fyok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5fyok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5fyok'></span>
  1. <tr id='5fyok'><strong id='5fyok'></strong><small id='5fyok'></small><button id='5fyok'></button><li id='5fyok'><noscript id='5fyok'><big id='5fyok'></big><dt id='5fyo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fyok'><table id='5fyok'><blockquote id='5fyok'><tbody id='5fyo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fyok'></u><kbd id='5fyok'><kbd id='5fyok'></kbd></kbd>
    1. <ins id='5fyok'></ins>
      <i id='5fyok'><div id='5fyok'><ins id='5fyo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dl id='5fyok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5fyok'><em id='5fyok'></em><td id='5fyok'><div id='5fyo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fyok'><big id='5fyok'><big id='5fyok'></big><legend id='5fyo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美 人 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• 来源:男生偷吃女人肌肌免费_男生喜欢的污网站免费_男生夜间福利1000集

            話說明朝嘉靖年間,清河縣有個叫阿五的青年,傢境極其貧窮,靠長年累月給別人打零工過活,不知不覺間養成瞭小偷小摸的毛病,沒有一個女人肯嫁給他,快三十歲瞭還是光棍一條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天才蒙蒙亮,就下起瞭綿綿細雨。雨像牛毛一般,從空中細細密密地灑下來,雖然不大,卻讓人感到一絲窒悶。

            阿五已經有幾天沒開工瞭,一個人在鎮子上閑逛,無所事事,隻想著找一隻肥羊,能夠偷上幾枚銅板買張餅子充饑。可是他在街上看瞭很久,竟然找不到一個可以偷的對象,年幼的不屑偷,年老的又不忍心,隻能任由肚子咕咕咕地亂叫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道走瞭多久,他有些累瞭,在路邊找瞭個屋簷就坐瞭下來,想避避雨,也許等天晴瞭,街上的人多起來,他就能偷到東西瞭吧。

            他一邊嘆氣一邊望著陰沉的天空,心想這場雨什麼時候是個頭啊。

           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時候,一抹倩影從街角款款走瞭出來,那是一個很美艷的女子,身上穿著粉紅色紋暗花的褙子,裡面是一套做工考究的襦裙,頭上盤著雲髻,斜插一支玉簪,鳳眼娥眉,冰肌玉骨,一顰一笑間盡顯萬種風情,簡直如畫上的仙子一般。阿五看著那女子,竟有些癡瞭。

            那女子似乎也看到瞭阿五,竟沖阿五淺淺一笑,那笑容,就是蕊宮裡的仙子,月宮裡的嫦娥,都比不上她分毫。

            阿五頓時就沒瞭魂,朝那女子走瞭過去。女子輕輕轉身,消失在街道的轉角處,阿五慌忙跟上去,隻見街後竟是一傢小小的店鋪。鋪子沒有招牌,隻是開著兩扇鏤花的紅木門,裡面擺著許多花草,都養在造型各異的花盆裡。

            原來是傢花店。

            阿五走瞭進去,之間滿屋的花草,有些極普通,有些卻叫不出名字。隻是滿屋的花香,讓人沉醉。他在店裡轉瞭一圈,無心欣賞那些姿態優雅的花朵,隻是念著那個女子。那樣美的女人,怕是哪傢的千小姐吧?按理說千小姐是不會看上他這樣的男人的,但世事難料。戲文裡不是都說富傢女嫁貧傢郎嗎?說不定他也能有這樣的艷福呢。

            這樣想著,卻聽見身後有一女子道:請問公子喜歡什麼花?”

            阿五一喜,連忙轉過頭,卻不禁大失所望,身後那位女子雖然也是十分秀麗,但遠遠及不上剛剛那一位小姐。隻見她手搖紈扇,再次道:公子喜歡什麼花?”

            第一次被人叫做公子,阿五有些有些不太習慣,說:剛剛……可有一位小姐來過這店鋪?”

            小姐?”那手執紈扇的女子似乎有些驚訝,一對柳眉微微皺瞭起來,深邃的眸子不禁超一旁的壁櫥看去。

            阿五有些奇怪,也順著她的眼神望過去,頓時傻瞭眼,隻見那壁櫥的第三格裡放著盆花,那花似蘭非蘭,花瓣細長,呈現清雅的蘭色,上面卻有星星斑斑的白點,遠遠望去,竟然會讓人產生錯覺,腦中閃現一道美艷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是剛剛那位小姐!阿五幾乎都要驚呼出聲瞭,莫非她並非千小姐,而是一名花妖?

            想到這裡,阿五不僅不害怕,反而有些欣喜,人妖相戀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,你看那得瞭白娘子的許仙,得瞭狐貍仙子的柳公子,哪個不是艷福難當,羨煞旁人。戲文裡可是說的很清楚呢,妖精都是美貌又癡情的,能得這樣的女子做妻子,真是幾世修來的福分啊。

            那執紈扇的女子似乎就是這傢花店的主人,她微微嘆瞭口氣,也不理阿五,轉過身走進瞭內室。

            阿五不禁一喜,那花他自然是買不起的,如果這時不偷,更待何時?想到這裡,他連忙從壁櫥上把花取下來,捧起花盆瘋瞭一般朝外跑去。

            待他跑得遠瞭,執紈扇的女子才從內室出來,朝著他離開的路望瞭望,嘆道:真是孽緣,若不是他命中有此一劫,我也不會讓他取走美人草,徒增殺孽。天可憐見,一切皆看他的福源瞭。

            阿五偷瞭花,回到他那四面透風的茅草屋裡,將花盆放在破爛的桌子上,癡迷地看著花。那花似乎也很高興,輕輕地搖著花瓣。他將自己的臉湊過去聞花的香味,那味道很濃,很深,阿五似乎都能看到那味道從花蕊中殷殷流出,溢入空中,在偌大的屋子裡彌漫。

            阿五從來沒問過這麼好聞的味道,連陳員外傢經常燒的桂花香都及不上它萬分之一,果然是件寶貝啊。

            漸漸地,他的眼前迷茫起來,一片迷霧之中,他仿佛看到那位身穿褙子的窈窕女子朝他走瞭過來,嘴角帶著魅惑眾生的笑,一雙纖手環上瞭他的脖子。